糖水不等式

叶厨 眼吹(^_^)
吃几乎所有叶左和部分叶右(双叶,王叶,韩叶)
吃王左,喻王喻,和大王产的所有王右。我要吹爆大王

最近在吃肉,想着开学斋戒……。◕‿◕。

试图拿这个混更是不是过分了( ̄▽ ̄)

难过完以后还是要回来做成年人。

不是考的不好的意思,这场月考应该是入木中以来考的最好的几次之一了。但仅限于知道成绩的一瞬间高兴,之后的漫长时光又背负起为下次考试准备的责任,也就把高兴冲淡了。
上一周摘抄老师的题目是 苦难 选择 人生价值 我为了赶作业去网上抄了好多。一边抄抄一边看看。抄到一半觉得自己也迷惘了。
从小被送进学校是父母安排的,然后顺理成章的学下来,上学上到第十一年,突然很奇怪自己之前都是在做什么。只是被安排,顺从着,做着和大多数人一样看上去正确实际上我并不清楚对错的事情。并且为此付出了很多时间精力。
我们存在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只是变成平凡的没有必要被记住的人,和我们现在内心的期望不同,和小时候的英雄梦想更是差别甚大。这到底也只是现在的一种猜想。到底是什么,想了几天,一点没想明白。
整个下午都很想拨通子涵的电话,但她应该是没放学,一直在关机。明明知道多拨几次结果也是一样,还是反复了。机械的女音重复着。就很烦躁。
窗外已经是夕阳了,不知不觉在窗台上坐了好久。23楼望下去,那些小高层的屋顶上是淡橘色的光,温暖又压抑。
而我要在父母回来之前收拾好糟糕的心情,摊开本子做这一周的作业

我就知道,出了暑假,更新什么的都是tan90º.

就混个八月的更【咸鱼躺

·月更lo主最后的挣扎.....

·旧文混更预警,拉郎预警,ptx大三角修罗场预警

·无脑糖、狗血剧的味道且ooooooooooc,您的好友痴汉翔已上线。

·基本上都匿了名 (翔哥=生物圈一号【...  许某人的主意,所有原文提到他全名的地方 都用了代号)(敏敏的名字太大众了就不匿了huaji)

·OK?



1.

周围黑漆漆的。只能勉强从一片混沌里辨出一双眼睛,黑深而有神采,只是平静的看着他。脸被晦在阴暗里,但是生物圈一号很清楚那是谁。他被看得不自在,脸别过去,只说:“别这么看着我....”

话还没说完,他的胳膊往下一坠,猛地就醒过来,明亮的阳光肆无忌惮地倾泻到他的眼睛里,生物圈一号有点茫然地抬起头。

原来是午觉眯着了,方有了这一场梦。

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就有人捏着他的脸揉搓。脸上的肉都要被揉变了形。还没来得及发作,就撞入一双眼。

好像就是刚才梦里的那双眼。就是那个人。

黑深而有神采,面容也是一贯的平静,好像有微微的笑停在唇角。生物圈一号没有挣脱,知道目光当移开,还是禁不住这难得的机会的诱惑,认真的回望着他。

一眉一眼,这轮廓早就熟悉的刻在了心里。


毫无征兆地,面前的人突然笑开了,跑到前座跟旁观的两个人炫耀:“金金哥敏敏哥,我刚刚捏翔哥脸他没生气连动都不动的......”

少年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生物圈一号因为午睡而晕昏的脑子也终于明晰了起来。

误会啊。

看了看和前座两个女生聊天,话题却聊偏到暑假要看的文上的男孩子。看看那张和那个人八分相像的脸,对于他刚刚的玩笑,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了。

心里荡过一层薄薄的,并不真实的甜蜜。

哪怕心知不是真的是他,生物圈一号也感到心满意足了。毕竟真的他...

想到这里他去看通,也就隔了一条走道一张桌子,通的面容自然还是清晰。刚下中自习,他还在解数学题。黑笔被主人操纵着,在草稿纸上不停的游走演算,侧脸是不急不躁的沉着和平和。

这才是生物圈一号一直记挂的样子。


2.

高中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不留神一周已匆匆走过。

生物圈一号走回座位一屁股坐下,才发现普的座位旁蹲着一个人。显然,他在意识清醒的状况下还是分得清普和通的。他调整了一下情绪,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本准备和普说的“你干嘛呢?”换成尽量温和的:“怎么了?”

“手破了...五一过来的时候我把创可贴塞我哥包里了.......”

通边翻找着边漫不经心地答了几句。

“手怎么破了?”好像只是随意一问。

“下楼梯的时候踩...找到了!”、

通把说了一半的话头忘了,拿起那个说不出多花哨的创可贴贴在左手手腕上,又把普的书包小心翼翼地的复位,就回座位抄投影上的回家作业题了。

生物圈一号想知道通为什么会不小心到摔倒。想知道他说剩的半句话是什么。想知道他对自己的想法有没有一点的感知。

但他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关心,有的话也不该问。


3.

一次大课间。

翔哥头抵在桌面上背着英语笔记,也算是对等下的默写有个准备。也算是看得正入神的时候,不知哪里蹿出来的两只手稳稳地捏住他两颊的肉。

......

抬头发现是薛敏,他忍住了呛上两句的冲动,只是把她作怪的手拍掉:“上瘾了是吧,你们一个个的捏我..."

像是接力一样,路过的通就伸了手捏了一下他的脸。这出人意料的动作打断了生物圈一号还没出口的话。原本几乎要炸毛的生物圈一号平静了下来,不真实的感觉包围了他,有点睡梦中的飘乎乎。

不过是一下,通的手就轻轻松开了。生物圈一号的大脑断断续续的运作着:通的手应该刚洗过擦干...指尖冰冰凉的,还有点湿意。还不错,生物圈一号矜持的在心里评价了一句。

被捏了脸的生物圈一号一言不发地继续低头背笔记,没有一点不悦的迹象。

围观了全程的薛敏默默掏出本子,深藏功与名。


4.

数学课上。

老沈在进行数列的综合复习。离下课还剩15分钟的时候,他不出意料地祭出一道”杀器“——一道光题干就有小半面的复杂题目。

生物圈一号那里刚有了点眉目,老沈已经开始点人了。

女同学们一个个被点起名来,不是没有头绪,就是来来回回有点讲不清楚的地方。

老沈还是那副慈祥的微笑面孔,语气已有点不耐。他点了通的名字。

”说说你的思路。“

他一定是会的。明明他们日常交流不算是最频繁的,生物圈一号却对此深信不疑。翔哥视角稍微向右转,看到通理理衣角,才慢慢站起来开口。

通说了什么,翔哥一个字也没听进。只是觉得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清晰,也很笃定,字字都好像要叩击在他的心房上。而在这种从容背后作为支撑的强大自信更是令生物圈一号感到心折。

回过神来的时候,满意的笑已经挂在了老沈的脸上。

“好,你请坐吧。“


5.

于是心机的生物圈一号把这当作和通搭话的由头。

也就刚下课,等老沈刚出教室,他就拿着笔记本往通那儿走,半真半假地抱怨道:”你刚刚讲太快了一点没听懂...对,就刚课上最后那题,再讲一遍呗。“

通笑着接过本子,一面说:”翔叔叔你太菜了。你看这题这里...还有这个条件...所以...。“他一面说一面低头演算。

翔哥再次神游天外,他目光不自觉地往通身上飘了飘。发涡,耳垂,因为瘦而格外明显的锁骨,好像还有领口松松露出来了一点肩膀......

通就是在这个时候抬头的,时间准确的几乎让生物圈一号以为他知道了些什么。短暂地沉默了几秒钟。他听到通的声音说:

”这下总会了吧。“

......什么嘛。

翔哥忍下内心的吐槽连连点头,抽回自己的课堂本就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座位上。生物圈一号坐着原地冷静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生物圈一号:要怪就怪我和这道题目缘分不够!


6.

星期六的晚上,宿舍里只有翔哥和通。

他们俩一般是不讲什么话的。翔哥不太擅长主动找人扯皮,通对找生物圈一号聊天也没表现出很大兴趣。

这天通难得主动开了口,”翔哥啊,你看这长夜漫漫,闲着也是无聊,不如......”

”怎么?“生物圈一号终于抬头看他。

”不如我们去骚扰我哥吧!“好像被自己的主意打动了,他滔滔不绝地说下去,”到这个点儿了他不可能还在写作业,多半已经躺在床上打王者了。他这个赛季已经要上星耀了!再玩下去没法儿带我了......这时候一个QQ电话打过去他多半要掉星,诶赶巧的话就是掉段,欸你说他会不会.....“

他后面说什么翔哥没有仔细听,生物圈一号只是看着这个他心心念念的男孩子。通明明本来都快有点困意了,现在却神采奕奕地向他倾吐着对另外一个人的了解。

心里不舒服。


7.

最后翔哥还是把手机乖乖交出来了。

大概是心不在焉的缘故,等翔哥想起一个小细节的时候,一件事情已经发生了。

通惯性地用自己的生日解屏幕锁...

居然......开了??

通内心很复杂,一时不知道槽该从何吐起,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慢慢抬起头,对上此时同样僵在原地的生物圈一号的视线。

”这是...“生物圈一号试图为自己辩解一下,又或说是,狡辩一回。

其实事情没有那么复杂,通已经用自己超凡脱俗的理解能力帮他理顺了。

通用震惊的眼神和同款语气问了出来。

”翔哥你居然用我哥生日做密码??手机不会中毒吗?“

很好不用解释了。

生物圈一号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高兴多一点还是无奈多一点。


8.

说归说,通熟练地登上了自己的帐号之后,还是拨通了普的QQ电话。几乎是立刻就被接起来了。

“我残血被人追,对面几个技能没打到我都快反杀了。你挑这种时候给我打电话......”说到这里,普才想起来重点一样,一脸冷漠地问:“你有、什么、事吗?”

翔哥看到电话外的通又笑了一下,通说:“就是有点想你。”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好像也不急着追回人头了,在认真想什么事情。”这周留下来的男生只有三个人对吧?

“嗯。”

“三个人真心话大冒险有什么好玩的......而且抽到这种牌你手气够背啊。”

“..........他们说从特关里抽一个来着。”

......

生物圈一号完全插不上话,只能旁观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断断续续但总没个停。普是什么意思他还不清楚,但通的心思生物圈一号已算是略窥一二。从普接通电话开始,他的眼睛里就一直带着平日难得的温和笑意。


9.

生物圈一号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也就高一刚军训完,大家刚熟络起来的时候。他周末从家里带了一本书来,仗着开学作业少几天翻了个七七八八,就被通借去了。过了几天想再看看来着,就想去要回来。

生物圈一号趿拉着凉拖鞋走到水池旁边,窗户没关严,有点点风漏了进来,也让流了一天汗的众人得了一点点凉快。通正弯腰刷牙,不长的上衣因为动作的起伏露出一小截腰...

当时对通还没什么想法的生物圈一号对自己注意到了这种细节有点无语,近乎心虚的移开了视线,只是从后面拍了拍通的背问:“我书呢?”

通嘴里还有点沫,含含糊糊地说:“我床头,自己拿一下。”

翔哥于是就爬到上铺去拿。

书旁边的墙壁上有字,三个字,名字。前面两个哥俩一样的字都很端正清楚,最后一个字却像是有意写得模糊,但肯定不是“通”字。

那三个字小心翼翼地被通留在他的枕边,留在他睡梦中呼吸可以触及的地方。当时想法还很单纯的生物圈一号发现这件事只是觉得有点别扭,而如今再回想起来,不免添了一点刺痛。

他的心态微妙的失衡了。对于他的同桌,他第一次产生了一种类似嫉妒的情绪。他的同桌和通,不仅有血脉上的联系,还有了情感上的牵绊。

留给生物圈一号的只有他俩并肩走远的身影。


10.

等生物圈一号回过神来时,那头的通话也接近尾声了。

两个自顾说着的人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普先开了口:”不聊了,早点睡吧。“

”想你,睡不着。“

”你能不要每次输了都选大冒险吗?“

"...好的吧。”

两人又扯了几句总算是互道了晚安挂了电话。

通有点歉意地把手机还给翔哥,又去抽屉里翻自己的充电宝,“一不注意就聊了好久,没注意电来着...我充电宝还剩一半电你凑合着用。”

翔哥摇摇头表示不在意,他没有立场去在意什么了。

通坐床上又打开了一本《花火》,大概是心情不错,上上个月的B版还能看得津津有味。翔哥对着周记本兀自恍惚了一会儿,接受了一些事实,又觉得失去了一些什么。

窗外的树叶没有被吹动的沙沙响声,冷冷的夜风却和着月光灌了进来。

FIN




一些废话:

·发现自己没有能力写对话,原来本子上的被删了七七八八【不然我大概连发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我已经被双叶甜文洗脑了,ballball各位lo主让他们在一起吧。

·写的时候还挺顺的,发出来就蜜汁羞耻,程度不亚于公开处刑

·蜜汁吹了通通.......可能这就是塑料情谊吧:)

·八月混更,达成。


谁说我是非酋来着╭(╯ε╰)╮
并且老王说过
如果运气好也是错,那我倒愿意……
快接啊,给你们一个接杰西卡话的机会:)

我自己接吧还是.......

王杰希罕有的讥讽回击来说:如果运气好也是错,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

老王苏die

今天又是迷恋老王的一天。

其实王黄也能吃

我八月..会更的会更的会更的会更的

催眠自己

草稿在码了....


更新一下进度。码了两千多,本来可以一口气结束了,结果卡在了pt对话上【果然原稿写的太随便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真的还要再想想】

这样。


算了放弃了。我承认oooooooc,你们稍微担待一下吧

然而我转这种东西……又有什么用呢。→_→
乐观一点,迟早用得上的(肯定的眼神)

来口冰咖啡/青绾:

🐎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我和同桌傻熊的日常

*夏-我 本名xyy    熊-同桌傻熊,本名gqy

*就当留个念。也要分享给她看

*做一个油腻女孩“

*杰西卡的生贺我还没有准备怎么办!!!


1.

课上

熊:(转过身冲我)“胡仔,哈哈哈。”

夏:(没听清)“什么?”

熊:“胡仔,哈哈哈”

夏:(没搞明白)“你说什么?指一下。”

熊:(指着物理练习册某处):“这里......胡仔......”

夏:“哈哈哈哈哈哈哈.....”

熊:(一脸无语)

       (心好累已经完全不想笑了怎么办)


2.

午练的场合

熊:(快到上交的时间了,所以化身黄少各种碎碎念)

      "啊啊啊啊啊这道题一定是题目出错了怎么会算出这么恶心的数字我算四遍了不可能会算错xyy你帮我看一下呢呀......"

夏:(指着草稿某处)“24+8=30 ??"

熊:(低头)”哦。“


3.

晚自习的场合

夏:(正开心地写着大司马的作业)

熊:(突然一把抓住夏的手,然后......往自己桌上一拍)、

旁白:熊是想拿夏的手拍死她不敢碰的虫子。

夏:(从懵逼状态回过神来)”gqy你vu'wbgsnmh@#tibcvvymdkf...“

熊&夏:(一起注视着那只并没有死的虫子...它顽强地爬了出来开始了新生活


4.

写作业

熊:(吹掉了刚写完的物理卷子上的橡皮屑)

旁白:此时,夏的那张物理卷子还没有动...而且也根本不想动。

夏:(内心os:大家同样都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你们那么优...)

旁白:然而熊突然出声,打断了夏的思绪。

熊:(满意地端详了一下卷子,自语道):“真是个小机灵!”

夏:“......你sb吗?”

次日,夏将此事复述给同桌的后桌尹木实。

尹:“哇gqy好俏皮啊”

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啊......(滑稽)


5.

关于勤奋

旁白:第二节晚自习刚结束的时候,夏震惊地看到熊拿出了《组合训练》来做。

夏:“gqy最近变得勤奋了哇。”

熊:“我一直很勤奋的好吗??因为裴老师喜欢勤奋的女孩子。 可惜不是你。

      ( 得意洋洋)是我。

夏:(怜悯的眼神)

      (果然爱情让人盲目)


6.

关于选科和告别

熊:(尽管要选物生也根本没在听这学期最后一节生物课。低头认真给相处了一年的同学写明信片)

夏:(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没有自己的份... )

    (忍不住开口):“我的份呐......?”

熊:“你不是也选物生吗?”

夏:“我要去选史政。”

熊:“哦,那我给你写。”

过了一会儿,夏发现还是没有自己的份。

夏:“(拖长调)为什么没有我的~”

熊:“你真决定选史政啦?”

夏:"......"

熊:“那我给你写一张吧。”


7.

暑假

要分班了,qq空间里弥漫着一股蜜汁伤感的氛围。

裴老师的说说下:

裴老师的同桌饶某:“如果一个班还做同桌吗?”

裴:“当然,我得找一个拿垃圾袋的人。”

饶某:“嘿嘿。”

夏大喊着裴饶太秀了,把截图分享给了裴老师的迷妹——夏的同桌傻熊。

夏以为熊会被裴饶的天秀闪瞎眼。

结果——

熊:“夏。”

       “没了你谁给我扔垃圾。”

夏:.................


8.

熊给夏的那张极其敷衍明信片

“To:xyy

做了你一年的同桌

说了很多废话       还扣过分(其实就一次!!!)

你适合文科

读书读得多(希望别傻了)

你很优秀!”


Our story begins.




码了半篇喻队的生贺,不知道这周能不能发出来。

但还是

祝喻文苏..好吧文州生日快乐!!!18岁啦

蜜汁阿姨语气

淡淡惆怅

大家新年快乐

本来是想更的但是爸妈在旁边码字就有点尬。

嗯,很好,为自己的懒惰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今天早上做了个很好的梦,反正是很久都没有过的少女幻想,然后开心了一上午,把作业写完了。

因为关注我的五个人里大都认识我就瞎说说自己的近况


学嘛学的有点糟,这个冬天很晚才感冒,而且两三天就好了。


军旗粮吃的有点心累累

理由不解释


某次升旗仪式看到姜大佬脖子向后仰,头靠在后面一个有点好看的小哥哥肩膀上

这可能是本年度我见过的最gay的事情了

顺带那个似乎有点好看的小哥哥我以前是见过的,小学的时候

他tm就是一个穿着皮裤(?)跳街舞的中二少年

就因为那张脸长得还挺好看,一直记到今天

然后站绿舟的我就很难受

边难受边炸成烟花


然后大概是因为放元旦心情欢快吧

小八跟我打招呼了诶

活久见系列


物理最后一节本章梳理

我惊讶的发现自己听懂了之前一个星期都没听懂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晓东平常神仙讲课

我们物理老师叫晓东

是一个讲课神仙的副校长


这星期没有被马飞飞陈芙蓉徐晓东沈雪明怼感觉很开心

虽然之前几个星期被他们轮流怼

真的生无可恋


这星期足球课上的对抗比赛我第一次参与,虽然很搅局emm但至少很积极嘛。抢到了好几次球勒,只是每次传球的时候又会传偏。


有点喜欢食堂的油三角和各种热乎乎的盖浇饭

还有食堂的阿姨,感谢他们找到了我丢了一个半星期的饭卡

我省了20块补办的钱

去领的时候那个阿姨有点好奇我这么长时间都在吃什么

简单

泡面啊

莫名老叶腔


最后悄悄告诉你们几个秘密吧:

我同桌和后桌都是超市卡大佬,他们的超市卡加起来有我饭卡五倍多..

沈雪明的头发和马飞飞的腿毛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我前几天做梦梦到小八叫tq学长???

我后桌的后桌说文兄很可爱(?)我觉得他有点危险

班上有一对双胞胎,然而我想写双叶了..双叶年上?

我从来不群发新年祝福的,只是挑给我发的人和感觉重要的人发

和后桌的后桌一起去食堂二楼吃饭,碰到小情侣,我就把纸巾给她,她会故意在路过小情侣的时候擤鼻涕(?)

感觉我和她好low..

祝各位新年快乐

还是希望你们有空来玩嘛嘛嘛嘛

就这样吧,没有你们的2018还是要继续过下去

希望我能好好学习,有空更新

希望绿舟不倒,希望我能学会开车

新的一年见:)

【绿舟】无题

 

·没人知道的cp才是最...

·所以算是送给阿瑜的 @瑜瑾 ❤

·我写这文的初衷是开车..和修罗场

·然后在草稿本上写了几千字都没写出车

·最近对姜大佬有了点新的认识..(思索状)

 

 

 

 

 

 

对于在校庆上看到穿着风衣的舟,绿还是挺意外的。

十月初,余暑未散。在一堆露着白胳膊的人里,舟的风衣简直不能再显眼。

不分季节地穿风衣…

什么破习惯。

绿的吐槽之情溢于言表。

况且他不该在这的吧。W校和M校十万八千里…虽然夸张了点,但是M校在山沟沟里,交通实在算不上方便,倒车能废掉两个多小时的功夫。

 

半年前他就从W校潇洒走掉,中考回w也不过一两天。四十多个小时,说长不长,但更令人发指的是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明明那么密的关系。此后似乎就是一种默契了。不打电话,不问题目,不约出来见面,也没有什么关心问候。

绿不用打开qq都知道,舟上次给他发消息还是过年的时候群发的一句“新年快乐”。他简单地回了一句“同乐”

然后就再也没有话了,他们之间的交流就这样定格在了冰冰冷冷的2月份。群发的消息都不曾再发给他了。好像群发选择联系人的时候,多点一个勾会多费很多心力一样。

也好像是,那些曾经充盈着暧昧气息不能见光的片段,都只是他姜某人盛夏的迷梦罢了。

 

他丫在别扭什么呀,绿腹诽。

绿不知道?其实他是清楚缘由的,但想装作不知。

心思百转千回也不过几秒钟,绿神情不动的将目光移开。

嗯?脚好像有点迈不动?问题应该不大。绿让自己的视线转向一个没有舟的方向,就像中考那时得知被分到同考场的他,无奈的强迫自己所做的那样。将有关舟的纷繁的心绪收起,暂时性地遗忘一个名叫舟的,曾在他过去三年留下深刻的烙印的人。如同把一张写满密密小字的纸烧掉,把上面精彩过辉煌过让人心折过的故事通通烧掉。

他选择逃避,选择遗忘。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这种delete是永久性的。可舟似乎是有魔力的,他一出现就把那些过往带去绿的脑海里。

挥之不去。

留不得,留不得。绿狠狠心,还是准备就这么走掉。不去招呼了。

过去半年他们竟在街上偶然的碰到了两次,不也是这么做的么。上次绿走在大街上,和舟没有任何交流的错身而过。那一瞬间,连他一贯精明的大脑也感到茫然。舟和正在过路他身边的其他人,到底谁才是与他全然陌生的人。

谁知道呢。又或许并没有分别,都只是路过他漫漫长路的甲乙丙丁罢了。

--------------------------    TBC    ----------------------------

几千字的存稿我只打了个开头...而且那些存稿也只是这个长篇的开头...我觉得如果我能做到月更的话(心虚),大概明年年底能完结??

纯纯粹粹

日常表白阿瑜❤